封神八萬年! 第十八章我是誰

    “奉至修真行!”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王林直覺腦袋嗡的一聲,愣在原地,陷入無明之境界,心有所悟,但是不知道如何用語言表達。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一種玄妙的感覺,油然而生。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只不過,王林還是有一些不解,問道:“既然如此,老師為何不阻止藤元化,反而雕刻傀儡,多此一舉?”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洛風淡然一笑:“若不如此,你的極境靈力如何領悟!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可……”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王林一時語塞,這種顛倒因果,毫無邏輯的事情,讓人不信,但親身體會之后,卻不敢不信。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道可道也,非恒道也。名可名也,非恒名也!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洛風輕吟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道不可名,能言不是道,能說亦不是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可言,方為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以極端唯心的角度解讀這句唯物主義的言語,又得出了幾分感悟。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王林目光一閃,抓住了一絲契機,體悟其中道韻,深深一拜:“先生大才!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洛風笑而不語,反正此界無太上,拿來白嫖一番,豈不美哉。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三不朽中就有立言,這可是賺錢功德幣的大好機會。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鈞天天界,天河圣地,水元神府,一名粉雕玉琢的童子在金甲神將的帶領下踏入道場核心。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道童畢恭畢敬行了一禮:“拜見過云漢天尊!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云漢玄元天尊眉目微挑,打量了一番,原來是老君宮的銀角童子,好奇問道:“老君派你來,作甚?”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銀角道童神色一凝,正經道:“回稟天尊,我家老爺欲煉一葫蘆九轉丹!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特地來請天尊,一同前往,參與煉丹!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云漢玄元天尊一愣,細細琢磨,論煉丹,內丹自家略通一二,外丹之道卻是普普通通的大羅水準,如何能與煉丹大宗師老君相提并論。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沉吟一會兒,掐指一算,云漢玄元天尊神色一黑,連忙揮手道:“洛風做得事情,關我云漢玄元天尊何事……,不去,不去!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這哪里是參與煉丹啊,分明是過去被煉。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銀角童子來前早有準備,老君提前叮囑他,云漢玄元天尊不來,就在他的水元宮中嚎啕大哭,滿地打滾,做一個熊孩子。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看著地上滾來滾去的小道童,仿佛主人家做了什么傷天害理的事情,但凡要點臉的都會制止。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料,云漢玄元天尊冷笑一聲:“隨你去吧!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隨后閉目養神,神游萬界,投影諸天,真真切切開始修行起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他洛某人,什么時候要過臉皮,這玩意是能吃,還是能賣了當功德幣。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其余大羅者歷經無數量劫,早就看淡了一切,所以才在意面子臉皮。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可他成道,連一個元會都不到。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銀角童子傻了眼,自家來得真是天尊道場?!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心中默念老君真名,溝通心靈電話,尋求對策。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離恨天中,老君搖搖頭:“失策啊,失策……”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誰能想到,堂堂一尊大羅天尊,如此不要臉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老君連連嘆息,又忍不住呸了一句:“這個滾刀肉!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沉默一會兒,命金角童子把銀角童子帶回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跟沒臉沒皮的滾刀肉玄元天尊不同,老君是大道之師,萬神之宗,道德之化身,可謂是正正經經的體面人。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體面人做事情,是要臉面的。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許久,天河天尊道場之外,一位金發童子佇立,同一側神人仙子談笑風生。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一會兒,銀角童子穿著灰撲撲的道袍出來,面帶笑意,手中拎著兩籃子仙果。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金角童子上前拍了一巴掌,喝道:“還不謝過天尊!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銀角童子如夢初醒,連忙于道場之外,打了一個道揖。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諸天唯一,心心相印,仙逆宇宙的洛風幡然醒悟。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大羅之下皆為螻蟻泡沫,如何篡改經文,取代老君,道德天尊都不會在意,因為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而大羅者,處于同一階級,就算在紫霄宮民主會議也有一席之地,擁有了真正的人權。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在行走諸天的同時,也要謹言慎行。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有些事情,螻蟻能做,大羅者不能做。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就像,現在這一次,說大也大,說小也小。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老君完全可以告他,把官司鬧到紫霄宮去。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不過老君慈悲仁厚,選擇不一樣,好心派出童子提點一番。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心中千回百轉,洛風微微一嘆,最近是有點浪啊,究其原因,還是太窮了。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每時每刻都在想著,增加諸天影響力,加強投影概念,賺錢功德幣,養家糊口,一不小心越了界。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如果,洛風身上有無量功德幣,他也可以學老君做個體面人。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慈悲,慈悲”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洛風神色凝滯,連忙改口道:“此道言,乃大圣大賢,道德之尊,無上道祖,李耳所作!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李耳?”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王林喃喃一句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洛風含笑道:“不錯就是李耳,李耳道祖傳諸多道統,算起來我也是門下一弟子!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細細算你,你也是李老君門下,道門中人!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王林若有所思地點點頭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浩瀚無垠的時空長河盡頭,伴隨王林的確認,一道道祖投影出現,注入某處時空節點,演繹出一段似是而非的傳說。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確定了道門的源頭。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時空之上,戮默瞥了一眼,看著寄托在道祖投影下一道道名字,其中一條就有他極為熟悉的洛風,就不再去管。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閉目養神,執掌輪回時空,不知為何戮默突然想起了那道人說過的一句話,時代變了,修行路不是打打殺殺那么簡單,更多是人情世故。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念頭一動,戮默起身,前往道祖所在時空節點,化身凡人拜入門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現在時空節點,洛風一波先上車,后補票的騷操作,驚呆了王林與司徒。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但是勝在實用,家族沒有被滅門,王林依舊領悟了極境。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存在即是合理,想要改變這一點,就要接受戮墨與洛風雙重毒打。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在見過父母,互訴衷腸,團聚一日之后。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王林來到私塾小院。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先生!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王林拱手拜道:“關于奉至修真行,這一點我有所感悟!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洛風眉頭一挑,笑道:“說來聽聽!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王林沉默了一會兒,神色有些掙扎,一字一句,認認真真問道:“如果生死都有假,那么!”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我是誰?!”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我是真的,是假的!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我究竟是王林,還是他人手中的提線木偶!”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為何師尊如此大能會收我為徒!為何師尊會知曉藤化元回來滅門!為何我會遇上天逆珠!為何……為何……究竟是為何?!”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鐵柱……”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林兒!”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王父,王母同樣不知曉發生了什么,只覺眼前一黑,再無知覺。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醒來的時候,看見王林,喜出望外。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父親,母親……還活著……”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歷史軍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292275.tw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至尾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的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