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四百一十五章 待到秋高馬肥時

    奉新城向西,一支騎兵隊伍正在行進著,行進的速度,并不快,因為隊伍里有一輛馬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自東面,也就是后面,騎著貔貅領著少數親衛的平西侯爺追了上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參見侯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參見侯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長驅直入,沒人阻攔,哪怕是靖南王身邊的親衛,在平西侯進來時,也乖乖地讓開了馬車正面。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平西侯翻身下來,上了馬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馬車還算寬敞,卻絕不是奢侈的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掀開簾子,鄭凡俯身進去。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無鏡坐在里頭,腳下,壘著一摞折子。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對于鄭凡的到來,靖南王沒有絲毫的詫異,只是伸手指了指面前的小火爐,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泡茶!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火爐上有現成燒著的水,周圍茶葉和杯具也都有,鄭凡點點頭,泡了兩杯茶。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馬車,還在繼續行進,并未停下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無鏡接了茶杯,放在手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晉東,其實是塊很好的地方,四戰之地,又等同是四爭之地;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庸人占著,就是自取滅亡;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地,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還是那塊地,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猛虎站著,就是四出之地,虎威可達,盡情恣意!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點了點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無鏡看著鄭凡,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平西侯,是一頭猛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笑著搖搖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在很早時,我就看出來了,生而為人,其實,每個人面前,都有一道籠子,它是一種約束。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而你………”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我沒籠子?”鄭凡問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你有!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那……”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你籠子的鑰匙,就在你自己手上,別人的籠子真的是籠子,而你的,只是一種掩飾用的裝飾。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隨時都在準備,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準備時機一到,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就自己從籠子里走出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聳了聳肩,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王爺堵在我籠子門口!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無鏡點點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我知道,王爺是為了幫我掩飾,然后,就比如現在,王爺,您挪開了身子!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現在,還需要時間,你,還太弱,沒有靖南軍支撐的晉東,光靠現在的你,架不住這么個臺子。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楚國不敢北上,不是因為你;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雪原野人不敢南下,也不是因為你;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晉地之地不敢叛亂,倒是可能有你一半的原因,畢竟你平西侯能征善戰是出了名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無鏡頓了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繼續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的敵人,之所以為你所脅迫,畏懼的,不是你平西侯爺,而是那面黑龍旗幟,當你做到,你的對手,看見鄭字旗比黑龍旗還要更畏懼時,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就能大大方方地走出籠子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實,我不介意王爺您一直站在我籠子口!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現在你是這么想,以后,就不會是這般想的了,再美的風景,看久了都會生厭,何況,是擋路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爺一直是我的引路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我走的,可是一條不歸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馬車里,沉默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良久,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無鏡喝了口茶,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茶溫了,可以喝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低頭喝茶。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實,我能教你的,不多!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原本王爺您沒走時,我還想著,想讓王爺您教教我練武!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畢竟,都是走的武夫路子。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當世武夫之中,能比肩田無鏡者,或許不是沒有,但絕對是鳳毛麟角。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六品武夫了,夠用了其實!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我還想再在武道之途上,追求一下進步,我也覺的,我還有進步空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亦步亦趨地練,確實會比較慢,但其實你的天賦,真的不差!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和王爺您不能比!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無鏡點點頭,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可以,等待一些機遇!碧餆o鏡說道,“機遇,不是揠苗助長,而是一種契機!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很想說,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倒是經?匆妱κ硬粍拥鼐陀龅健捌鯔C”;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而自己,似乎只是在那里提供契機。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千金之子不坐垂堂,兩腳不沾泥,怎能站得穩?”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是,王爺教訓的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是教訓,而是你以前就很惜命,現在,你的命,更貴了。大燕的軍功侯,會有很多人,想著要你的命。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我一直覺得,你并不是武癡。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看看人家李梁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也好端端地坐在那兒受萬人敬畏么?”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我……”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的這個理由,沒辦法直接說出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因為他是一帶七;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典型的,皇帝不急一群太監急。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我貪心,王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看似很貪,但實則很多東西,你并不是很在乎,有時候,我也很感興趣,你這具皮囊下,到底藏著的是怎樣的一個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世人耄耋之年,看不破的人,還是多數;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真能看破的,屈指可數。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明明還年輕,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卻似乎有種早就望穿的感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說到這里,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無鏡將手中茶杯放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挺好!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爺,這是回京么?”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回歷天城,想她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抿了抿嘴唇,躍躍欲試的樣子。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必問,我也不會說!碧餆o鏡看著鄭凡,“敢做的人,就不怕你掀桌子,甚至,會巴不得你掀桌子。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世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黑的白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看似分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明明絕大多數,都是灰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誰又能比誰來得干凈。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再說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世上誰都有那個資格,就我沒那個資格,去打起那為家人復仇的大旗!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爺,世人于您何加焉?”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本王,并不不在乎世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默然,他懂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另外,本王回歷天城,卻不會急著回京!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那京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很想直接說出燕皇身體的事,但又不知道該怎么說出口,不過,他清楚,田無鏡能明白。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該他,受點煎熬!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無鏡看著鄭凡,道:“入秋后,再進京,你,隨本王,一起入京!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現在是冬季。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入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是瞎子推算的一個晉東之地平西侯府,大概局面穩定,兵馬架構起來的時候。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點點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我原本以為,你會再繼續問我,到底屬意誰!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笑了笑,道:“不,我是覺得沒必要拿這么乏味的事兒來叨問您!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無鏡伸手指了指鄭凡,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懂事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您教得好!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差不多了,你該回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深吸一口氣,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終于問出自己此行追出來的目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真不看看他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無鏡搖搖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咬了咬牙,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好,我回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說完,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轉身,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正準備出馬車時,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停住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哥,記得你答應過我的,打算走時,得和我合計合計,我平西侯爺的哥哥,不能走得沒面兒!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到秋天再說吧,還早。傷還沒好,怎么走得有面兒!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必須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侯爺下了馬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騎在自己的貔貅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望著由靖南軍護送的馬車,繼續向西。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仗打完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得回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曾說過,如果沒仗打了,你得有多煎熬?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現在,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是回歷天城,回那座侯府了,其實,也是相當于去承受,那份煎熬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年初曾去過歷天城的鄭凡,清楚地記得那座院子,那座靈堂,以及,那滿地的枯葉。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用不了多久,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那處門檻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會再多出一道白發人的身影。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老田走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老田說,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會在歷天城,等到入秋再進京。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人,是不在晉東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卻等于是在歷天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為晉東的平西侯府,撐起了一座屏障。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等到那個敢喊他哥的年輕軍功侯,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秋高馬肥。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騎馬在鄭凡身后的瞎子,心里,未免有些遺憾。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教了很多遍天天,世上最好吃的沙琪瑪,是龍椅,但看來,那個人,是沒機會聽到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得不說,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心里,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是真的有一份感動。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甚至,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看向前方自家主上的背影時,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還有些難以理解。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卻又偏偏喜歡講究個本色出演;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看似矛盾,實則才是大智慧。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就比如自家主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走了一個靖南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家里,則還有一個左谷蠡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真正的知己,真正的過命交情,三兩個足矣,多了,也就淡了,也撐不住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瞎子情不自禁地回首身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那里,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是自家團隊的基業之地,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真正的地盤,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真正的兵馬,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真正的權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真正的,開局!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舔了舔嘴唇,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瞎子搖搖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當初在虎頭城的那家客棧里時,原以為是他們七個,拖一個拖油瓶;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現在再看看一路走來的過程以及今天,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捫心自問,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到底誰占誰的便宜,更多。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時,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前面的鄭凡策動胯下貔貅轉過身,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偷偷看一眼,又算得了什么!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瞎子笑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怕忍不住!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瞎子有句話沒說: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等四娘有身孕了,您就懂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秋天,秋天,瞎子,你說,他撐得到么?”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瞎子搖搖頭,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懸呢!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鄭凡的眼睛,瞇了瞇,整個人的氣質,也開始發生了變化: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下一季給小六子送去的禮,改成一套盔甲,一把刀,一張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瞎子聞言,問道;“主上,會不會太明顯了一點?”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年前,給在穎都的五皇子,也備一份禮!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瞎子笑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明白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微微搖晃向西行進的馬車內,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無鏡從袖口里,取出了一塊已經發黑的沙琪瑪。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曾經,雪海關里有個稚童,喜歡將自己的零嘴藏起來,留給自己等待的人吃,常常留到發黑,變質。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無鏡咬了一口,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閉上眼,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緩緩咀嚼,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慢慢享受,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田,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天,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甜。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292275.tw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的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