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聯盟宇宙 第十一章 時間長河

    “好了,作為讓你來見我的報酬,我可以回答你一些問題!,盤古笑著說道,正如他之前所說的那樣,語氣如同面對普通朋友一般,**任何上位者的高高在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盤古的話讓葉思雨頓了頓,隨后深呼吸一口氣詢問道:“我想知道多元位面到底是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么快就注意到了?”,盤古略微驚訝的看著葉思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嗯!,葉思雨點了點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這個小家伙卻比其他那些老家伙聰明不少,不愧是時間一族第二位天道級!,盤古笑著稱贊了一聲,那平淡如水的眼眸中閃過一絲贊賞之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望大人解惑!,葉思雨恭敬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之前在和血色天道級交手的時候,葉思雨注意到了對方雖然討厭自己,但每一次攻擊都顯得極其**,完全**置自己于死地的決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樣的情況在葉思雨看來非常不合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要知道兩人分屬秩序和混亂兩大陣營,只要那幾位大道級掌控者**和解,那么兩個陣營的位面戰士就**任何和解的可能,是徹徹底底的敵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能夠修煉到天道級的存在,**幾個人是優柔寡斷之輩,面對敵人絕對不可能放過對方,每一次都是抱著將對方滅殺的絕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如果血色天道級的實力比自己強許多,能夠輕松碾壓自己,葉思雨不會覺得這樣的的心態有什么問題,但問題是血色天道級的整體實力除了多了一把天道級武器外,在新法則強度方面卻遠遠比不上自己,打起來就是一個五五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樣的情況下對方還抱有那種心態,葉思雨覺得其中有很大問題。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而且在突破到天道級,得到多元位面諸多位面加持后,葉思雨發現了一件讓他驚愕不已的事情,那就是多元位面不像自己最開始了解的那樣無邊無際,而是有邊際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多元位面最外圍是一片比混沌虛空更加恐怖的混沌,這讓葉思雨心中有個極其駭然的想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就是多元位面真的是他想象中的多元位面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個想法在他前往不朽真界的時候一直在心頭纏繞著,他必須要弄明白這件事情。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關于你這個問題,需要坐下來慢慢談才行!,盤古笑了笑,隨手一指,一張椅子以葉思雨完全理解不了的方式憑空出現在其身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恭敬不如從命!,葉思雨點了點頭,坐了下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覺得多元位面的本質是什么?”,盤古一邊給葉思雨倒了一杯茶水一邊詢問道,這茶水不是由什么珍惜的茶葉泡出來,而是由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哪怕是普通人都能喝得起的劣質茶葉泡出來的,與盤古這大道掌控者的身份完全不相符。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多元位面的本質。。。。。。不知道!,葉思雨愣了愣,思索了一會兒后搖了搖頭,他被盤古這個問題問住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他的理解中多元位面就是多元位面,其本質就是有諸多位面加起來的統稱,可盤古現在這樣問,顯然答案不會這么簡單。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呵呵,你倒是挺直接!,盤古輕輕一笑,伸出手指在茶杯中輕輕一攪,茶水中那劣質茶葉被攪得粉碎,然后沉入底部,緊接著又被攪動起來,周而復始,做完這些的盤古再次詢問道:“現在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思雨聞言,那看著茶水的眼眸驀然一縮,里面全是驚駭之色,“您是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思雨不是蠢人,一下子就聽出盤古的話外之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錯,多元位面就像我面前的這杯茶水,我們一直身在其中,無論內部如何鬧騰,永遠沖不出這個普普通通的茶杯!,盤古拿起茶杯抿了一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也就是說多元位面是一個大一點的位面。。。。。!,葉思雨語氣苦澀的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雖然在突破到天道級的時候,葉思雨就已經有這么一個想法,然而這個想法太過于驚駭,他很快就壓下去,他擔心想太多會讓自己入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盤古現在所說的話無疑是在對一個一直認為自己生活的世界是一個天圓地方的古人說世界只是宇宙中*千星球中極其普通的一顆一般震撼,一般讓人懷疑人生。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可能是,也可能不是,誰知道呢!,盤古聳了聳肩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您也不清楚?”,強行壓下心中震撼的葉思雨詫異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至少我在混沌中**找到第二個多元位面,可能存在第二個多元位面,也有可能不存在!,盤古將茶杯的水倒掉。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思雨聞言沉默了,這個回答讓他有些惆悵。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他害怕聽到有第二個多元位面,但又很期待有第二個多元位面,內心**不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關于有**第二個多元位面的事情不是現在你該想的,那是我和時間那些老家伙該想的!,盤古重新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那多元位面現在的局勢是不是您和其他掌控者們故意弄出來的!,葉思雨聽出了盤古的話外之意,那就是盤古和其他掌控者間的關系**想象中那么惡劣,這不由得讓他冒出一個想法,那就是多元位面目前混亂和秩序陣營之分是掌控者們弄出來的。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盤古點了點頭,直接確定了葉思雨的猜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為什么?”,葉思雨追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是多元位面前進的道路!,盤古說出一個讓葉思雨愕然不已的回答。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前進的道路?”,葉思雨愣愣的看著盤古。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錯,就是前進的道路,多元位面就像這杯茶水,只要我不喝,它一直就是一杯茶水,不會有任何變化。。。。。。所以我們覺得多元位面需要改變一下!,盤古再次伸出手指攪動茶杯的茶水。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是這一次不像前一次那樣影響的只有水中的茶葉,而是影響整個茶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啪!”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隨著一道清脆的碎裂聲,茶杯碎裂,茶水從缺口中流了出來,將桌子沾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見此,葉思雨眉頭一皺,“這樣真的值得嗎?”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要知道多元位面現在秩序和混亂之分將多元位面攪動得比過去任何一個混亂時期都要混亂,一不小心,可能會讓多元位面半數位面消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值得!,盤古揮手將茶水恢復如初并說道:“你作為位面掌控者,應該非常清楚多元位面一切有形存在最原始的本能是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是進化。。。。。!,葉思雨低喃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多元位面中,無論是**靈智的弱小動物,還是普通的人類,或者是強大無比的生靈又或者位面本身,其所做一切事情都是會了更好的活下去,讓自己邁入下一個層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錯,就是進化!,盤古點了點頭,“多元位面已經平靜太久,必須要來一次量劫,不破不立!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是這樣做的代價會不會太大?”,葉思雨皺眉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雖然說不破不立,但這一次破得也太徹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整個多元位面,除了大道級外,其余無論是天道級還是多元宇宙級都牽扯進去,稍不小心就會隕落。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不大!,盤古笑著搖了搖頭。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盤古的這個笑容讓葉思雨覺得寒氣沖頂,毛骨悚然。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呵呵!,感受到葉思雨的情緒變化,盤古輕輕一笑,然后用意味深長的目光看著葉思雨說道:“雖然說你剛剛突破不久,但身為時間一族的你有些不太及格!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人,何出此言?”,葉思雨平復一下心中的駭然后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可以去看一看時間長河!,盤古給了葉思雨一個方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時間長河?你是說多元位面有時間長河?!”,葉思雨眉頭皺得更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一直以來,在葉思雨了解中,多元位面是不存在時間長河這種東西,能夠代表多元位面時間的只有時間位面。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誰告訴你多元位面**時間長河?你這個時間一族難道不明白時間的本質是什么嗎?”,盤古笑著反問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存在!,葉思雨沉默了一會兒,說出了兩個字。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時間不同于力量、空間、火焰等特指某種存在的概念,其**標準,力量可以是時間,空間可以是時間,火焰可以是時間,只要存在,無論是有形還是無形,即擁有時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思雨不知道多元位面存在多久,但只要是存在,那么就有時間,只要有時間,那么必定詮釋*物存在的時間長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你看一下時間長河就會明白我剛剛是什么意思,答案就在那里!,看到葉思雨想明白,盤古笑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思雨點了點頭,雙眸閉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下一秒,身體驀然一震。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果然和盤古所說的那樣,多元位面存在時間長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是一條囊括整個多元位面*物存在,*物變化的時間長河,他在這里能夠看到多元位面從誕生之處到現在的一切變化。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要不是葉思雨這個時間一族對于時間方面的感知非常敏銳,不然他是絕對發現不了這條時間長河。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思雨順著時間長河逆流而上,查看起來,看看盤古所說的答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是!”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當他在時間長河逆流而上到某個時間點的時候,他就發現了一件讓他駭然無比的事情,那就是盤古和其他大道掌控者曾經發生過一場驚天動地的混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一場混戰直接讓整個多元位面的位面毀滅于一旦,然而這場戰斗發生的時間點卻不是多么久遠的事情,而是在數億*前,那是葉思雨也存在的時間。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可葉思雨對于這一場波及到整個多元位面的混戰卻**一丁點印象,仿佛從未發生過一樣。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思雨繼續逆流而上,他就發現盤古等人不僅僅發生過之前看到的那一次混戰,而是發生過無數次。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沒錯,就是無數次,多到葉思雨數也數不清楚,仿佛這場混戰永遠都**停止過一般,陷入一個無盡的輪回。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葉思雨低聲喃喃,他被這一切震驚得整個人的精神都混亂了。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只是我們幾個人尋找前進道路時發生過的一次論道而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時候,盤古淡然地聲音在葉思雨耳邊響起,他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在葉思雨身旁和他一起逆流而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隨著盤古的出現,葉思雨注意到連同過去盤古在內原本正在混戰的那幾名大道掌控者停了下來,看著他們兩個人的方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感受到盤古等人的目光,葉思雨身體驀然一震,他們注意到自己這些從未來逆流而上的存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這可不是一件小事情,能注意到就是代表這個時間段不僅僅是時間長河記錄下來的投影,而是真實存在。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想要改變過去,那是需要回到過去才能改變,就像葉思雨過去的重生能力,靠著時間位面讓自己回到過去,現在的他雖然看到了過去,但他**離開時間長河,也就代表他**回到過去。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而時間長河之外的那幾名大道掌控者卻看到了自己,這已經是一種改變了,這一瞬間,讓他覺得自己不再明白時間是什么。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在葉思雨被這一切弄得整個人要瘋掉的時候,時間長河外的幾名大道掌控者再次混戰起來,仿佛之前**注意到葉思雨一般。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不要想那么多,繼續看!,盤古開口了,平淡的語言撫平了葉思雨波濤洶涌的內心。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思雨點了點頭繼續逆流而上。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混戰!混戰!混戰!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葉思雨發現盤古等大道級從時間長河源頭開始,無時無刻都在混戰,除此以外,他還注意到一點,那就是盤古他們一直都是大道掌控者,**從弱到強的修煉過程,仿佛生而就是大道級。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大人,這一切究竟是?”,葉思雨現在的腦袋就像漿糊一般,已經不知道該說什么,問什么,心中除了疑惑就是疑惑。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繼續看!,盤古右手一抬,時間長河流動。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外面的景色不再是大道掌控者們的混戰,而是過去開了一家小便利店混日子的自己,是在位面空間中不停重生的自己,是越來越冷漠的自己,是創造出世界的自己,是創造出位面的自己。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只是這些自己,所做之事卻和他記憶中的完全不一樣,給他一種不是自己卻又是自己的詭異感覺。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292275.tw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至尾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的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