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1076章 唐紅的戀歌

    比賽當天,京都阿知波會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群山點綴著紅黃之色,川流中楓葉飄蕩,跨過大橋便是依山而建的阿知波會館,面積龐大,懸崖峭壁間還有瀑布飛流直下匯入底下的山澗寒潭。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專門供決賽使用的皋月堂邊高高聳立在瀑布峭壁邊,由數十上百米高的木柱牢牢支撐。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能夠登上去的機會只有決賽,唱讀人阿知波會長會帶著進入決賽的兩名先手,劃船穿過小河,再通過電梯上行直達。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而且和正堂比賽會場不同,皋月堂經過特殊設計,場內設置了攝像機和麥克風,能夠向小河另一邊的觀戰專用會場同步轉播比賽。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另外,皋月堂有著獨立的空調系統,溫度與濕度恒定,甚至還在周圍安裝了隔音墻,通常情況下都很難受到外界干擾,是專門為了歌牌比賽而打造的完美競技場。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高成跟著眾人通過安檢進入會館,遠遠看了眼瀑布邊的皋月堂。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如果能夠隔絕瀑布的巨大聲響,不管外面發生了什么都很難知道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反過來說,只要切斷信號,里面發生什么外面也不知道,獨特的環境也很難進行救援。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阿知波在打什么主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大岡紅葉已經被發了郵件,昨天又沒有被卷進爆炸,不管怎樣阿知波都應該有所行動才對。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然后就是余下的兩張歌牌。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就算給假名頃自己算一張也依然多出一張。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高成走進警方在入口邊搭建的行軍棚,除了保存參賽選手行李外,里面還有顯示同步監控畫面的電腦,場景包括入口、比賽會場、觀戰會場以及一些比較危險的地方。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樣一來別說名頃,只要沒有預先進行工作人員注冊的人,不管是誰都沒法進去!毙熊娕锿饷,綾小路看著入口處的安檢自信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事先的搜查也很嚴密,不會讓名頃得逞的!贝鬄{警官點頭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棚子內高成聽到了警察的討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確實,如果犯人真的是名頃的話,很難混進會場,因為能夠進去的只有參賽選手和工作人員。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但犯人是阿知波就不好說了,工作人員本來就是阿知波安排。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看著監控內火熱進行的歌牌比賽,高成眉頭微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到現在他已經掌握了不少線索,但對阿知波的打算并不是完全清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矢島的死很有可能是他發現了什么內情,因為調查名頃的事而遭到滅口,如果那副皋月會歌牌和名頃失蹤或者遇害有關,那么矢島死前觀看大岡紅葉歌牌對決就不是在練習歌牌。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記得錄像暫停畫面為大岡紅葉獲勝收拾歌牌的時候。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高成閉上眼睛,周圍雜音避退,皋月會事件前后線索畫面全部飛速掠過,從阿知波會長到關根等人的聲音雜亂而又清晰,不斷在耳旁回蕩。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當然是皋月取得壓倒性勝利,名頃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老師因為眼疾已經沒有多少時間玩歌牌……”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老師一開始就打算解散名頃會……”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矢島最近一直在調查老師的事情,所以我有點在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真的嗎?歌牌真的完好無缺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尤其是大岡,她在名頃的指導下技術日益高深,多張拿手牌也幾乎一樣,而且歌中描述紅葉情景的6張牌,兩個人在比賽中一次也沒有讓別人得到,可以說是頭號弟子般的存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高成思緒收斂,視線又重新回到行軍棚,眼前監控內的比賽已經進行到白熱化,人數大減,看樣子傍晚就能夠戰出決賽選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不管怎么謀劃,阿知波最重要的目標都應該是決賽使用的皋月會歌牌,這次決賽恐怕便是收尾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皋月堂是最后的爆炸地點。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歌牌遭到毀滅,假名頃也會被滅口……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服部和柯南也同高成一起關注著比賽會場,經過一番苦戰的和葉總算跟隨大岡紅葉步伐進入決賽,會場響起一陣掌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沒想到那個女孩竟然進入了決賽!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是啊,真是令人驚訝!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服部也頗為吃驚:“和葉很拼啊,這樣就要進行決賽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高成瞟了眼服部。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進入決賽可不一定是好事,皋月堂現在可是一座等待噴發的“火山”。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會館西側森林突然傳來一聲巨響,滾滾升起的黑煙一下子引起警方注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防災系統沒有啟動,難道是炸彈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開什么玩笑?”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怎么了?”服部疑惑看向帳篷外面,“這么吵……”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森林西側有什么東西?”綾小路鉆進帳篷朝監控前的警員問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只、只有老舊的庫房……”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監控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那邊屬于設施外,沒有攝影機!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什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服部和柯南兩個在混亂中匆匆趕往了升起濃煙的西側森林,高成卻沒有跟上,看了看森林,轉身趕往比賽會場。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主會場與皋月堂所在峭壁間的水潭上空楓葉飄飛,水面也被染成了烈焰般的橘紅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一艘小舟?吭诖a頭棧橋邊,周圍亮起一盞盞紙燈,楓樹沐浴在燈光下,仿佛燃燒起來般。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最后的決賽便是阿知波擺渡,帶著兩名選手前往皋月堂,不過這會小舟碼頭上多了一個不速之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你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阿知波看著水潭邊的背影,面色怔然。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又見面了,阿知波先生,”高成視線掃過阿知波還有跟在阿知波后面的大岡紅葉與和葉,“一開始我還很奇怪,覺得6張紅葉歌牌未必要全部用上,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可是剛才我知道了,最后的兩張歌牌是阿知波先生你……以及進入決賽即將和紅葉小姐對決的和葉,因為不確定紅葉小姐之外的決賽選手,所以直到半決賽之后,才向和葉的郵箱發送郵件,報名表上就填了郵箱地址,擁有選手資料的你可以輕松查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你在說什么?”阿知波茫然道,“城戶偵探,時間已經到了,快點讓我們去皋月堂……”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抱歉,”高成搖頭笑道,“那個又是炸彈又是汽油的鬼地方還是別去了,這場比賽就到此為止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到底是怎么回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大岡紅葉還有迷糊的和葉睜大眼睛看向高成。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炸彈汽油是什么意思?”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就是字面意思,”高成開門見山道,“阿知波先生其實就是這次案件的幕后黑手,目的是毀了決賽用的皋月會歌牌……”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城戶偵探!”阿知波嚴厲呵斥道,“不是已經說了嗎?這次案件的兇手是名頃!你現在應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我現在應該去森林西側爆炸現場調查是嗎?那邊只不過是你布置的一個幌子而已,我猜猜看,你該不會已經解決了前秘書手下吧?”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高成好奇道。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故意讓手下去那邊,滅口手下的同時制造名頃自殺的案發現場?”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阿知波臉色難看不再說話,高成知道的似乎不是一般的多。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有件事我從昨天開始就想告訴你,現在時機正好,”高成從阿知波身邊走過,順手將皋月會歌牌盒子拿來抱在懷里,“這副歌牌我從日賣電視臺救出來的時候就覺得很有問題了,經過這幾天的事情,終于有了結論!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回頭看著身形僵硬的阿知波,高成聲音清澈。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起因是去年紅葉小姐獲得冠軍的皋月杯最后一場對決里,拿手牌和名頃先生一樣的紅葉小姐,最后搶到的那疊歌牌和名頃先生在某場比試中搶到的歌牌重疊方式相似,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雖然相當巧合,但就是因為這個,讓矢島發現了皋月會歌牌的秘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木盒打開,里面依舊整齊碼放著數疊歌牌。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小倉百人一首歌牌對決里,唱讀人唱出上句,選手則搶到相應的下句歌牌,考驗選手擺陣技巧、對詩歌的熟悉、反應速度、找歌牌位置能力以及出手速度等,不失誤基本上搶到25張牌就能贏。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歌牌的秘密?”和葉查看起木盒內的歌牌,卻看不出什么問題。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副歌牌側面有發黑痕跡,單獨一張也許不太明顯,但如果按照正確的順序疊在一起,便形成了發黑的血指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高成作出最后推理。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是用染血的手指抓歌牌時留下的指紋,5年前名頃先生并不是突然失蹤,而是在同皋月私下比試取勝后遭到殺害!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你、你怎么會知道這些?”阿知波口舌發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如果我沒有猜錯,歌牌上面是你太太皋月夫人的指紋對吧?”高成合攏木盒,“熟悉的歌牌,再加上熟悉的唱讀錄音帶,對于皋月來說,是屈辱性的慘敗,皋月完全不是名頃對手,會沖動也不是難以理解,只是……”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頓了頓,高成惋惜道:“她并不知道,名頃之所以提前一天私下比試,是為了第二天的正式比賽中主動認輸,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那個時候名頃因為眼疾已經沒有多少時間再玩歌牌,只不是想最后和自己暗戀的皋月比試一場而已!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阿知波瞳孔驟擴。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這些他完全不知道,也沒想過。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天邊已經徹底暗了下來,阿知波會館一顆棵楓樹被燈火照亮,倒映在水潭中,仿佛不在人間一般。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兩行濁淚順著阿知波眼角落下。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是……是這么回事啊,皋月她要是聽到會怎樣呢?”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或許皋月最后已經想明白,所以才會郁郁而終。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科幻靈異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292275.tw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翻下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的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