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士無雙 第兩邊零三章 密談

    洛玉衡需要氣運加身的男人雙修,她當了國師,卻一直不愿與元景帝雙修。。。。。。。。。。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金蓮道長八成知道我氣運加身的事,金蓮道長多次向洛玉衡求藥,并指名道姓要我去。。。。。。。。。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出發楚州前,洛玉衡托楚元縝送了一枚符劍給我。。。。。。。。。。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劍州守護蓮子時,金蓮道長強行把護身符給我,讓我在危機關頭呼喚洛玉衡,而她,真的來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各種看似合理,或不合理的細節,在許七安腦海逐一閃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要這樣的話,那我的頭可就要大了!他的臉上露出了復雜的神色。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可我聽說國師并沒有選擇和元景雙修!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許七安穩定情緒,以閑聊般的語氣說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妃眼睛往上看,露出思考表情,搖搖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嗯。。。。。。。。這我就不知道了。我經常勸她,干脆就委身元景帝算啦,選擇皇帝做道侶,也不算委屈了她。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她對元景帝似乎不滿意,各方面都不滿意,不,我能感覺到她對元景帝的嫌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各方面都嫌棄,而不僅僅是因為氣運不夠。。。。。。。。。許七安目光一閃,問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以國師這樣修為的女子,應該不會像凡俗女子一般,注重三從四德這種繁文禮節吧!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妃“嗯”了一聲:“洛玉衡自然不會,但選道侶和繁文縟節有什么關系?選道侶是極為慎重的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洛玉衡是一條鯊魚啊。。。。。。。。。。許七安心里一沉。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雙修便是選道侶,這能看出洛玉衡對男女之事的慎重,所以,她在考察完元景帝之后,就真的只是在借氣運壓制業火,從未想過要和他雙修。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如果我剛才的猜測是真的,洛玉衡同樣也在考察我。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一旦她覺得不妨和我雙修試試,就意味著她要選擇道侶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以小姨對道侶的看重,還有她二品高手的位格,只要她選擇了我,那我魚塘里的魚,還有活路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要是這樣的話,我的頭突然又大不起來了。。。。。。。。。他心里吐槽。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凡事都有利弊,好處是,我的底牌又多了一個,將來迫不得已,我可以賣身給洛玉衡,以此來換取回報。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當然,前提是她對我比較滿意,把我列為道侶候選名單首位。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嗯,找個機會試探一下她。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問這么清楚干嘛?”王妃狐疑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國師這樣傾城傾國的美人,如果能成為她的道侶,那真是八輩子修來的福氣!痹S七安故作感慨。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少做夢了,就你這點資本,洛玉衡怎么可能看上你!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妃的反應,出乎意料的大,一頓冷嘲熱諷。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然后,她不經意般的摸了摸自己手腕上的菩提手串,淡淡道:“洛玉衡姿色固然不錯,但要說傾國傾城,未免過譽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說罷,她昂起下巴,睥睨許七安。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副姿態,分明是在說“看我呀看我呀”、“我才是大奉第一美人呀”。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許七安不屑的嗤笑道:“你回屋照照鏡子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妃大怒,抓起小石子砸他。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行吧行吧,國師比起你,差遠了!痹S七安敷衍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妃仍不甘心,捏住菩提手串,非要現出真面目給這小子看看不可,叫他知道究竟是洛玉衡美,還是她更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你可想好了,這里是京城,你把手串摘了,可能明兒司天監就帶著官兵來抓你!痹S七安威脅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王妃一下就慫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監正是監正,司天監是司天監,監正知道的東西,司天監其他術士未必知道。他們若是發現王妃瑰麗萬千的氣象,也許扭頭就報給宮里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許七安雖然能攔住,但同時也會暴露他私藏淮王未亡人的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秘密一旦被人知道,就很難守住。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另外,還有一個不能說的小秘密,他害怕看到王妃的真容,那個被隱藏起來的女子太過耀眼,完美的不似人間俗物。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即使面對一個姿色平庸的婦人,許七安依舊能感覺到自己對她的好感與日俱增,倘若再見到那位絕色美人,許七安難保自己今晚不對她做點什么。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比如讓她明白什么叫瓜熟蒂落。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雖然許七安對洛玉衡的推崇讓大奉第一美人心里不是很舒服,但總體來說,她今天過的還是挺開心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所以第二天清晨,許七安離開前,她下面給許七安吃。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又黏又糊,還那么咸,王妃下面是真的難吃,雞精這么多,是要齁死我嗎。。。。。。。。。改天讓她嘗嘗我的手藝,好好學一學!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許七安一邊吐槽一邊進了勾欄,改變容貌,換回衣著,返回家里。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修行了兩個時辰,他騎上小母馬,噠噠噠的去了一家檔次頗高的勾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在熟悉的包廂等待許久,宋廷風和朱廣孝姍姍來遲,穿著打更人制服,綁著銅鑼,拎著佩刀。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因為要談正事,所以就沒點姑娘,三人圍坐在桌邊,看著下方大堂里的戲曲,邊喝酒邊嗑花生米。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讓你們查的事怎么樣了!痹S七安踢了宋廷風一腳。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昨晚,確實有一群穿黑袍的家伙進入內城,從南城的城門進去的。還警告守城士卒不要泄露出去。呵,楚州來的北方佬,根本不知道京城是誰的地盤。我花了一錢銀子,就從昨晚值守的士卒那里問出情報來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廷風喝了一口小酒,嘖吧一下,說道:“他們沒進皇城,進了內城之后便消失了。今早拜托了巡守皇城的銀鑼們打探過,確實沒人見到那群密探進皇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沒有進皇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恒遠被囚禁在內城某處?不,也有可能通過秘密渠道送進了皇城,乃至皇宮,就如同平遠伯把拐來的人口悄悄送進皇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道長說恒遠大師短期內不會有生命危險,留給我們的時間應該相當寬裕,不能太著急,如果恒遠被帶進了皇宮,那么我們解救他的同時,勢必要和元景帝決裂。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得提前留好退路,做好準備,不能急惶惶的救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念頭閃爍間,許七安道:“通知一下巡街的兄弟們,如果有發現內城出現異常,有看到穿黑袍戴面具的密探,一定要及時通知我!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朱廣孝點頭,“嗯”了一聲。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廷風突然說道:“對了,我聽說三天后,北方妖蠻的使團就要進京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妖蠻使團進京?妖蠻兩族剛聯手破了楚州城,這才過去多久,他們敢進京?許七安皺了皺眉: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我沒聽說這件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廷風“嘿”了一聲:“陛下昨日召開了小朝會,秘密商議此事。姜金鑼昨晚帶我們在教坊司喝酒時透露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北方打仗我是知道的,根據消息傳遞的滯后性,北方的戰事應該早就開啟,可就算這樣,北方妖蠻派使團來京,這足以說明戰事不利啊。。。。。。。。。。許七安沉吟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妖蠻兩族未免太不濟了,這么快就求援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北方妖蠻、大奉和巫神教,是三者制衡關系。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廷風道:“靖國的騎兵是九州之最,山海關戰役前,蠻族騎兵能與靖國騎兵爭鋒,山海關戰役后,蠻族強者死傷殆盡,如今是靖國騎兵稱雄九州。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我覺得北方戰事不會拖太久,北方蠻族撐不過今年!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朱廣孝補充道:“吉利知古死后,妖蠻兩族只有一個燭九,而巫神教不缺高品強者。況且,戰場是巫師的主場,巫神教操控尸兵的能力極其可怕!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燭九經歷過楚州城一戰,重傷未愈,這么想倒也合理。。。。。。。。。。許七安點點頭。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朱廣孝嘆口氣:“相比大奉國力日漸衰弱,巫神教統轄的三國國力卻蒸蒸日上。要不是還有魏公在。。。。。。。。。。!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朱廣孝和宋廷風是打更人,監察百官,眼界不差,能清晰察覺到大奉國力衰弱。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一年不如一年。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不過憂國憂民的感慨,很快就被小娘子們的嬌笑聲取代。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宋廷風和朱廣孝各自挑了一位清秀女子,摟著她們進屋埋頭苦干。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許七安一個人坐在桌邊,默默的喝著酒,沒什么表情的俯瞰大堂里的戲曲。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夜里,許二郎書房。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許七安端著茶盞,聽完許二郎的念誦,皺眉道:“只有這么一點?”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近來翰林院事情頗多,朝廷要修兵書,我沒什么時間去背先帝的起居錄!痹S二郎無奈的解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修兵書?”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每逢戰事修兵書,這是慣例!痹S二郎喝了一口茶,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我告訴你一個事,三天后,北方妖蠻的使團就要入京了。北方戰事如火如荼,不出意外,朝廷會派兵支援妖蠻。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實早在楚州傳來情報時,朝廷就有這個決定,只不過還需要醞釀。呵,說白了就是鼓動人心嘛。明日國子監要在皇城舉辦文會,目的就是傳揚主站思想!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事兒懷慶跟我說過,對哦,我還得陪她參加文會。。。。。。。。。許七安記起來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上輩子沒經歷過戰事,但古代近代史看過不少,能明白許二郎要表達的意思。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每逢戰事搞動員,這是自古以來慣用的方法。要告訴百姓我們為什么要打仗,打仗的意義在哪里。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當然,在這個時代,朝廷要動員的不是普通百姓,是士大夫階層。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那,我背的這些起居錄,對大哥你有用嗎?”許二郎問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有!”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許七安給出了肯定的答復,說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通過這份起居錄可以看出,先帝請教人宗長生之法的頻率不多,但也不少,這說明他對長生抱有一定的幻想。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但因為某些原因,他對長生又極為不抱必要幻想。我暫時沒看出先帝想要修道的想法!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先帝本來就沒修道啊!痹S二郎說完,皺眉道:“因為某些原因?”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先帝是聰明人,知道自己的斤兩。。。。。。。。。。許七安笑了笑,沒有解釋,轉而說道: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先帝直到駕崩,也沒修過道,但他對修道確實有幻想,我猜可能是先帝影響了元景帝。你繼續去看起居錄,盡早記下來吧!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第二天,暴雨嘩啦啦的下著,風卷起雨沫,帶著幾分涼意。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雨水順著屋檐流淌,形成一道道水珠簾。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夏季漸漸走到尾聲,田里的青苗也有了泛黃的跡象。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今天休沐,許二郎站在屋檐下,頗為感慨的說道:“看來文會是去不成了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許七安走出房間,與他并肩看雨,笑道:“我也這么覺得,所以二郎,借你官牌用一用!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兄弟倆的對面,是東廂房,許鈴音站在屋檐下,揮舞著一根樹枝,不停的“切割”屋檐下的水珠簾,樂此不疲。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她的小鞋,褲腳都被雨水打濕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這個點,麗娜還在呼呼大睡,李妙真在房間里打坐修行,許二叔披著蓑衣戴著斗笠,悲催的當值去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許七安今天也有事,他要去靈寶觀做兩件事,一:試探洛玉衡對他的真實態度。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二:問一問上一代人宗道首的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大雨滂沱,魏淵的馬車行駛在雨幕中,雨點不斷在馬車頂棚爆開,噼啪作響。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大青衣打開車窗,默默的看著雨,模糊了世界。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某一刻,雨水仿佛凝固了一下,宛如錯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雨水能沖刷塵埃,卻洗不凈人心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感慨聲在馬車里響起,聲音帶著滄桑。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魏淵依舊看著雨幕,淡淡道:“清云山的雨景,難不成還沒我這里的好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無聲無息出現的院長趙守,臉色嚴肅:“山海關戰役后,大奉本該蒸蒸日上,但因為,因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趙守幾次想開口,卻發現自己記不起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因為期間出了變故,京察之年的年尾,極淵里的那尊雕塑裂開了,東北的那一尊同樣如此,到頭來,你只為大奉,為人族爭取了二十年時間而已。這些年我一直在想,如果監正當初不袖手旁觀,結局就不一樣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魏淵依舊沒有表情,語氣平淡:“謀事在人成事在天,這世上任何事,不會依著你趙守的意思走,也不會依著我的意思。監正與你我,本就不是一路人!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趙守點了點頭,說道:“蠱神是上古神魔,卻也是無根浮萍,但巫神不同,祂主宰著東北,統治數百萬生靈。人族的氣運,祂至少占三分之一。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祂若解開封印,九州無人能擋。除非儒圣復活!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魏淵嘆口氣:“我來擋,去年我就開始布局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趙守盯著他,問道:“你若失敗了呢?”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魏淵笑了:“你可曾見我輸過!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馬車緩緩?吭趯m門外。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南宮倩柔松開馬韁,推開車門,道:“義父,到了!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審視了車廂一眼,除了魏淵,并沒有其他人。但他駕車時,武者的本能直覺捕捉了一絲異常,轉瞬即逝。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南宮倩柔撐開一把大傘,引著魏淵下車,雨點噼里啪啦敲打在油紙傘上。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魏淵接過傘,淡淡道:“在這里等我!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他撐著傘,獨自進宮,青衣在風雨中擺動,仿佛獨自一人,面對世間的***。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其他類型



書閣網歡迎您,請記住我們網址http://www.292275.tw

注冊成為書閣網會員,點擊這里
推薦票票        加入書架        翻上頁      回目錄      至尾頁        加入書簽        返回首頁

排列三走势图带连线的300